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儿的援交】(63 下)
【女儿的援交】(63 下)
《六十三 下》
  「给你检查?」我几乎要给呛死。
  雪怡理所当然的道:「口说无凭,眼看为实,这样很合理吧?」
  「太荒谬了!我是你父亲,怎可以做这种荒唐的事?」我对女儿的没大没小
动气教训,雪怡两手扠起纤腰,还以颜色的哼起小嘴道:「哼,我是你女儿,你
骗我给你吹萧,就不荒唐了吗?」
  我听到吹萧两个字浑身不自然,连忙辩护道:「那根本不是这回事,我不是
故意骗你…」
  没待我说完,雪怡已经振振有词的指控道:「骗人!如果爸爸真的不想,那
时候怎不推开我?还吹到射在口里都没叫停,分明就是故意!」
  被执着痛脚,我的气势即时减弱一半,惭愧的道:「我知道是爸爸错了,我
也很后悔,你便原谅爸爸吧。」
  「后悔单是口说没用的,要用行动来表示。」女儿得势不饶人,一副以小欺
大的表情,我走投无路,求女侠饶命道:「就不要戏弄爸爸,留一点面子好吗?」
  「哪里没留面子,爸爸又不是不行,还宝刀未老,是在讨面子吧!」雪怡坚
持道:「反正我也给爸爸看光了,以牙还牙很公平。」
  「什么公不公平,爸…爸爸在视频上不也给你看了?」
  「不一样啊,那时候我不知道伯伯就是你,只以为是随便一个男人的鸡巴,
是两回事耶!」
  「鸡…都说女孩子别这么粗俗。」我对女儿毫无半点礼仪感到头痛,雪怡则
掩着嘴角:「对呢,爸爸这一根不是鸡巴,是淫屌!」
  论斗嘴我从来不是雪怡对手,可也没可能真的在女儿面前脱裤,我左闪右避,
甚至出动利诱:「好了,别乱,爸爸给你买电话作赔罪,这样可以了吧?」
  雪怡不稀罕道:「电话很了不起吗?本小姐想要多少有多少,以前便有一个
伯伯连睡也不用睡便送给我。」
  面对女儿这一副援交女口吻我是没话说了,人无耻便最无敌,脱下乖女面具,
现在的雪怡简直是刀枪不入。我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登时毫无招架之力。
  「嗨,怎么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只是看一下,又不是要切下来,就当一家
去温泉旅行嘛。」雪怡等不耐烦,居然扑上前来要脱我的裤。经已洗过澡的我换
上睡衣,橡皮筋的裤头一扯便甩,连忙以手拉着睡裤力补不失:「都说别乱,怎
么你总要撒野?」
  「可恶!我偏不信有脱不到裤的男人!」雪怡愈是得不到愈要强来,两父女
在睡床上纠缠不清,唉,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挣扎一会儿,女儿力气没我大,老是没有成功,突然雪怡停下动作,自顾自
傻笑说:「哈哈,好怀念,爸爸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也曾这样?」
  「以前也曾这样?」我一时摸不着头脑,雪怡笑道:「就是我刚上小学的时
候啊。」
  这话一言惊醒,令我忆起雪怡孩童时的一幕。我家一个独女,在性教育方面
我和妻子也不算很开明的一种。自幼稚园升上小学后,女儿曾有一次哭着向我问
道,为什么她没有大象先生。
  那个年纪的小男生都爱在女生前逞威风,身上那个女孩没有的器官便成为了
某种自豪象徵,秀娟当时以为女儿被男同学性骚扰大为紧张,但我想着孩童间的
捉弄也没恶意,便着妻子不要小事化大。
  「爸爸你是男生,你有大象先生吗?」好不容易用雪怡爱吃的雪糕止住她的
眼泪,女儿天真问我。
  我靦腆不已,但在不想向其灌输错误性观念下还是答说:「爸爸是男生,当
然有大象先生。」
  「那你给我看看你的大象先生好吗?」雪怡继续童真问道,我是更难为了,
看看旁边的妻子只掩嘴偷笑,半点没打算帮忙,只好教导女儿说:「雪怡你明白
吗?
  男孩子和女孩子一样,都是不可以随便脱裤子给别人看的,所以如果别人说
给你看他的大象先生,你也要说不。「
  雪怡乖巧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不看别人的大象先生,只看爸爸的。」
  在女儿心里爸爸是老师教导中可信的人,她会这样想很正常。我更显困窘,
一时想不出合理解释。那个年纪便有点野蛮的女儿等不及,个子小小的她自行跳
到床上来要拉开我的裤子:「我要看!爸爸给我看!」
  我自问是个保守男人,女儿的要求没有答应,只勉强推说洗澡时再给她看,
小孩子注意力容易分散,看看电视便忘记了,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
  「最终我还是没有看到爸爸的大象先生呢!」提起往事雪怡愤愤不平,我苦
笑说:「几岁时的事还记得那么清楚啊?」
  「当然记得啊,那可是童年阴影,所以我今天一定爸爸给我补偿!」
  「这种事哪有什么补偿,你就放过爸爸好吗?」
  「不行!我一定要亲眼证实才可以心息!」
  绕了一个圈还是回到此话题上,女儿性格有时候便是这样不讲理,我知道她
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只有无奈地答应下来:「好吧…那…只看一眼好了…」
  「爸爸害什么羞,又不是没看过。」雪怡一副把我吃死的态度,我没奈何地
拉开裤头,女儿伸过头来从空隙里看,不满意道:「看不到耶,就只看到毛。」
  「你只是要确定爸爸便是伯伯吧?有必要看得那么仔细吗?」
  「不看得仔细怎确定啊?」
  「那你到底想怎样?」
  「至少把裤子脱到膝盖吧!」
  我叹口气,受不了这刁蛮女儿,只有放下父亲尊严乖乖依她意思,心里不断
祈祷千万不要勃起,连最后那一点面子也垮掉。
  百般无奈把裤头拉下,一条垂软的阳具展露在女儿面前,雪怡阅人不少,也
禁不住笑说:「终於看到了,是爸爸的小弟弟。」
  我额头发热,像受凌辱的犯人般道:「可以了吧?」
  「才一眼哪里那得出来?」雪怡弯下腰,仔细观察的道:「怎么好像有点小,
我记得伯伯那根蛮粗壮的。」
  「所以我说那天的其实不是我…」被女儿用小来形容,我满不是味儿,雪怡
伸手到阳具上把包皮褪后露出龟头,满有见识的品评道:「香菇头蛮大呢,妈妈
一定很喜欢吧?就是这根东东插在妈妈里面生下了我。」
  我被雪怡触摸阳具心里一震,但为了父亲尊严还是强装镇定,向女儿以这种
方式寻找自我根源教训道:「闹够了吧?别要难为爸爸好吗?」
  雪怡反嘲我道:「哪有难为,不知多少爸爸喜欢给女儿看鸡巴呢,你心里其
实很爽吧!不过怎么都没反应,垂头丧气的。」
  「哪有父亲会对女儿有反应!」我冲口而出,雪怡白我一眼说:「才怪,那
时候不知多硬,还兴奋到射出来了。」
  我就知道她会拿这个来亏我,没法反驳下只有硬嚥下去,雪怡继续把弄我的
阴茎,好奇的抬头问我道:「我知道蔚蔚不爱跟客人吃鸡巴,但小莲有给你吃吧?
爸爸你觉得她吃得好一点,还是我吃得好一点?」
  我沖血上头,教训道:「没有人会拿这种事作比较!」
  雪怡吃吃笑说:「没有否认即是小莲给你吃了,连我同学的口也肏过,还不
认是淫屌!」接着舔舔舌头问道:「爸爸想再试一试…给女儿吃鸡巴的滋味吗?」
  「真的闹够了,到此为止好吗?」我完全败阵下来的哀求说,女儿摸着我愈
发涨硬的肉棒取笑说:「咦,听到可以爽爽淫屌开始有反应了,这样看来真是伯
伯的那一根呢。」
  我害怕在女儿面前出丑,连忙推开雪怡把裤头抽上,女儿继续笑道:「爸爸
好纯情,跟你开玩笑啦。不过说起来好像有点怀念跟伯伯的日子,不如我们来回
味一下啰?」
  「回味什么?」我莫名其妙,雪怡挨在我身边道:「就是玩伯伯跟飞雪妹妹
的游戏,我们一起登上QQ,像以前一样聊天。」
  「这太无聊了吧?」我对女儿的忽发奇想感到头痛,雪怡威胁道:「就是无
聊才好玩呢,别说了,你不跟我聊我找其他客人聊!」
  说完雪怡便没理我的蹦跳地回到自己房间,我叹一口气,但又怕她真的跟其
他嫖客联络重投火海,只有唯命是从地去到书房打开电脑。登入一段时间没有启
用的帐户。
  飞雪飘飘的头像经已亮起,女儿二话不说就是给我一个骂人的符号。
  「哼哼,伯伯终於肯出现了吗?我以为都不理我了!(白眼)」
  「抱歉,最近有点事故」
  「哪里事故,是看上了其他美女吧?还上床了!」
  「其实那是有原因」
  「原因不就是鸡巴很痒要找屄插啰!(指控)」
  「别用这种字句好吗?女孩子要有礼仪」
  「要你管,以为自己是我的老爸吗?(鬼脸)」
  「好了,伯伯没权管,你呢,最近还好吗?」
  「才不好,给爸爸发现秘密了(哭泣)」
  「这样吗?那以后打算怎样做?」
  「不知道,看着办吧」
  「看着办,你不会打算继续做这种事吧?」
  「很难说,猫改不了吃鱼,也不是说不做便不做耶(摇头)」
  「这样太伤父母的心了吧」
  「我知道,但人家习惯了啊,也喜欢那个」
  「什么那个?」
  「你装傻么,是做爱啊!(面红)」
  「给你父亲听到伤心死了」
  「爸爸才不会,他也是条淫屌,还搞我的同学(生气)」
  「你怪你的父亲吗?」
  「还好吧,男人都爱玩女人,也不是稀奇事」
  「其实他真是有苦衷」
  「有苦衷跟我妈说吧(轻蔑)」
  「你想变成血案了」
  「哈哈,切下来煲汤的(狂笑)」
  「这种玩笑不好笑」
  「伯伯做这么多坏事,也怕给老婆切鸡巴(偷笑)」
  「那种恐怖的事不要提」
  「伯伯一样是条淫屌,而且还是爱欺骗小女孩的大淫屌(鄙视)」
  「拜託别再淫什么的」
  「对了,伯伯那时候说过的事现在还算数吗?(面红)」
  「我说过什么事?」
  「哼,竟然忘记了!(白眼)」
  「伯伯年纪大,到底是什么事?」
  「就是包养飞雪妹妹的事啊!(大叫)」
  「包养?」
  「嗯,反正被爸爸逮住不能接客了,那就先当伯伯的情人吧(抛媚眼)」
  「你这是戏弄伯伯?」
  「才没呢,人家很认真耶,我不出去找别人,只服侍伯伯一个」
  「拜託别闹了」
  「都说认真啦,你那时候也知道飞雪妹妹的服务很好吧?」
  「不是服务的问题,你知道这种事没可能」
  「什么没可能,那时候明明是伯伯自己提出的,现在反口了啊,那我去找其
他人!」
  「别这样,你…你先让我想想…」
  「不用想,我会好好服侍伯伯,你一定满意的」
  「好吧,我答应你,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不再乱来,伯伯什么条件都答应」
  「真的啊!万岁,那成交了,飞雪妹妹是伯伯的小情人(欢呼)」
  「没错,以后要好好听伯伯的说话」
  「我会的,伯伯要怎样玩飞雪妹妹都会配合你(红心)」
  「都说什么也不用做」
  「嘻嘻,看到飞雪妹妹之后,伯伯便会改变主意的(自信)」
  「那不多聊了,保重自己,别让父母挂心」
  「嗯,伯伯也小心点玩,别给老婆切鸡鸡(利刀)」
  「谢谢温馨提示」
  「886,飞雪妹妹爱死伯伯(亲一个)」
  「我也爱你」
  离线后我猛抽一口气,两父女在同一间屋里做这种事当然可笑,但却有一种
难以形容的心动感觉,怎么每次跟雪怡在线上对话,便真的好像在和另一个女孩
子聊天。
  是一个,叫人心痒难耐的魅力女孩。
  算是满足了雪怡的游戏,我从书房抽身而出,也不敢拍女儿房门,只静稍稍
回到睡房。不到一会另一个人跟了上来,是赤着足踝,戴上紫蓝色假发和太阳眼
镜的俏丽女郎。
  「雪怡…这…」那久违了的造型使我目定口呆,雪怡伸一伸舌道:「我不是
雪怡,是飞雪妹妹,伯伯不是说包养人家的吗?我今晚便来跟伯伯睡。」
  「你还在胡来,那…那只是开玩笑…」
  「我才没跟你开玩笑,都说是很认真的!」
  我没好气说:「爸爸养女儿天公地道,用什么包养了!」
  雪怡上前来牵起我的手嘻笑道:「分别可大了,爸爸不好搞女儿,那伯伯跟
飞雪飘飘便什么也可以做了吧?从今开始飞雪妹妹是伯伯的,伯伯想做什么,我
都跟你做。」
  我头晕眼花,完全跟不上女儿的节奏。
  雪怡伸手放在我的裤档,探索当中的肉棒诱惑道:「嘻嘻,已经在硬了呢,
其实伯伯也很想跟飞雪妹妹上床吧,我有十天没给男人肏屄,也很欠干了,我们
来…做爱好吗?」
  「做爱?雪怡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是你的爸爸!」我以仅有的理智推开
雪怡,女孩没说什么,只无言地抽起自己的睡裙,里面没有遮掩,两条雪白无比
的长腿光溜溜地出现眼前。
  我的心脏随着女儿的动作急速跳动,裙摆的继续向上爬升,直至暴露出那没
有穿上内裤的赤裸下体。
  「雪怡…」
              《未完待续》